快捷搜索:

亚洲最大航司搞“副业”,巨亏下航企花样自救

(王潇雨 摄影)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作为庞大的航空运输相关产业上最核心的一环,航空公司在其主要运营的航空运输业之外也会有一些向上下游关联产业的拓展,比如旅游、酒店和租车等业务。但在近两年多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造成航空运输主业需求萎缩压力之下,不少航空公司开始盘活自身资源以适应市场需求,向其他诸多与主业关联并不大的行业做出一些尝试。

比如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同时也是中国三大国有航空公司之一的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近日就在外语培训以及研学等新业务领域试水,更通过修改公司章程扩大经营范围的方式来布局其他更多可能的探索。

南航的副业

6月13日,南航发布公告宣布“为满足业务运营需要”,本公司第九届董事会于2022年6月13日以董事签字同意方式,一致审议通过对公司章程有关条款进行修订,并提请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具体的修订内容主要集中在公司经营范围,从原包括航空客货运输服务、通航服务、航空器维修服务、航空地面延伸服务以及培训、旅游服务代理等十四个大项进行了大范围的拓展。按照南航公布的修订之后的方案,主要增加了包括互联网零售;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包括互联网旅游平台、互联网酒店住宿平台、互联网零售平台等);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财产损失保险、健康保险、人寿保险;贸易代理;专业设计服务;增值电信业务;互联网广告服务;其他广告服务;互联网数据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信息系统集成服务;物联网技术服务;经济与商务咨询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其他专业咨询与调查,扩展后的业态一举增加到二十九个大项。

虽然以上变化尚需有关部门核验通过,但从对经营范围的调整来看,体现出南航要在航空主业之外“趟”出一些新路主动求变的想法。

此外,根据注册主体为南航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南航培训”在6月14日发布的最新内容显示,南航已经开始推出面向社会公众的法语培训服务。根据其发布的推广内容显示,此项培训的授课教师也是来自南航培训中心为外籍乘务员进行语言培训的教员,在南航自有的培训中心开班授课,同时还通过直播方式授课,明确提出面向全社会成人和儿童展开授课。

据一位曾经在国内某国有航空公司从事培训工作的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的说法:“航空运输业是一个需要持续对从业人员进行培训以及知识体系更新的行业,因此在这一块资源非常丰富,比如面向客舱乘务员的培训内容除了一些专业技能之外,还包括语言文化类、形体美妆、餐饮调酒等诸多方面培训,这些资源完全也可以胜任一些面向社会类的培训工作。”

而除了外语培训之外,南航此前还发布面向青少年的科普研学体验产品,根据介绍,这个为期一日售价为599元起的产品也是在南航自营的培训基地开展,内容包括模拟舱体验、生活急救等项目。

这其实也不是国内航司在疫情之后的特殊环境下首次做出类似的举措。一些航空公司通过社交媒体和电商平台开通直播销售机票、免税品、地方特产乃至文创产品等在近两年来已经屡见不鲜,而同属国有三大航之一的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则是通过利用其在航食方面的资源直接进军餐饮业,通过其在航食领域打造的品牌“东航那碗面”以及销售茶饮的方式来探索进军新业态的可能性。

这些“不务正业”的举措也并非中国航司独有,一些外资航企其实也早已经做过类似的尝试,但最为激进的还是总部位于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亚航集团”)。今年年初,亚航集团宣布更名为Capital A集团,同时宣布将以旅游和生活方式作为核心业务。

按照Capital A 首席执行官东尼·费南德斯的说法,“亚航不再只是一家航空公司,我们可以利用我们20多年来积累的强大数据,采用行业领先的新技术,除了卖机票外,提供广泛的产品和服务。疫情使我们能够加快这一步伐。”为此Capital A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希望到2026年将其非航空公司收入提升至占集团总收入的50%左右。

航空业的自救之路

虽然短途和长途的航空旅行终将重回正轨,航空运输业也不会永远徘徊在谷底挣扎求生,但对中国的航空公司而言,他们目前尚无法获得像其他外资同业那样立刻进入高速回升周期的机会,依然还是需要通过进行一些其他方面的尝试来寻求自救。

不久前发布的《2021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下称“公报”)指出,2021年全年新冠肺炎疫情对民航运输生产影响的深度和持续性超出预期。

公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行业亏损达到842.5亿元,虽然比2020年的974亿元有所收窄,但受疫情影响的两年里全行业一共亏损超过1800亿。

本来各种迹象都显示随着疫情防控向好,2022年民航业可能将迎来真正的转机,但随着上半年奥密克戎变种在国内的扩散,直接导致像上海这样重要的航空枢纽在客运业务上长时间停摆,也使得仅四月全行业亏损就达到近三百亿元,航空运营降至近二十年来的最低点。

整个四月全行业运输航空飞行时长同比下降73.7%;运输总周转量同比下降68.0%;旅客运输量同比下降84.6%;货邮运输量同比下降35.9%。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布的数据,由于存在严格的旅行限制,中国国内客运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80.8%。

为此相关部门也出台了诸多救助措施,从最早的扶持政策到最近的救助金、补贴等千亿元规模的资金注入,相比航空公司在副业探索方面的尝试而言,似乎更能够带来直接的帮助。

在一位供职于某民营航空公司管理层的人士看来,“能够流动起来才是对行业最大的帮助,人和物流动起来就能盘活行业,”该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航空公司在困境下寻找一些新的出路没问题,但对这些企业来说,最终的走向如何还是取决于航空主业,所以希望市场能够早日回归常态,中国的航空业也能够重新回到增长的周期之中。”

好在随着上海等城市开始逐渐回归常态,大部分地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今年上半年以来消失的航空业市场需求正在快速回归。

据民航数据分析机构飞常准发布的6月2日至12日行业统计数据显示,民航市场的供需已经开始有所改善,当周内航班执行总量达到了4.4万班次,环比上升30%;周运输旅客量437.9万人,环比上升35%;周执行率37%,环比上升8个百分点;周起降72,741架次,约相当于2007年周均水平。国内国际货运均环比上升。

飞常准数据显示,6月12日执行航班7372班。6月9日取消航班与执行航班形成交叉线,3月以来第一次执行航班超越取消航班量。

同时一些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大规模恢复国内客运航线,尤其是此前曾经受影响最严重的上海相关航线,同时也有几家航空公司开始复航一些国际航线。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奔驰彩票平台,奔驰彩票官网,奔驰彩票网址,奔驰彩票下载,奔驰彩票app,奔驰彩票开户,奔驰彩票投注,奔驰彩票购彩,奔驰彩票注册,奔驰彩票登录,奔驰彩票邀请码,奔驰彩票技巧,奔驰彩票手机版,奔驰彩票靠谱吗,奔驰彩票走势图,奔驰彩票开奖结果